门文化
栏目: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16-11-21

门作为建筑的出入口,总是处于建筑的中心或显要位置,这种特殊的地位使人对门的利用和尊崇超过了建筑的任何一个部分,因而也就孕育和凸显出了更多更深的门文化。

门的灵魂是文化,是它所承载和延伸的一切社会生活。

门给了人无限的思维空间,在人类生活中所形成的独树一帜的文化魅力。

双扇为门,单扇为户,甲骨文字画下两个象形符号。从《诗经》的“衡门栖迟”,到《晋书》的“抗志柴门” ,把门演绎的淋漓尽致。

门,既是房屋的外檐装修,又是独立的建筑,是中国文化的独特表现。

入必由之,出必由之,历史的风风雨雨,门总要首当其冲。

中国的门派生出“芝麻开门”的故事,更创造出高凿龙门鲤鱼跳的传说,反映了探索的精神,和超越自我的渴望。

门的起源

“门”是中国最早出现的文字,甲骨文中的“门”字,有门框、门楣,还有一对门扇。从“门”字的出现和构造已能看出,门的形态和功能已经相当完备。人类在创造并享用门的同时,也创造了包括文字在内的一切文明和厚重多彩的门文化。

门的历史应追溯到至少在一万年以前。“有巢氏”被奉为人类建筑的始祖,自然也就是“门祖”了。

门以居住进出而生,又以开闭方式而存。在漫长的演进发展中,门历来是人类生存生活方式封闭与开放的最古老见证。

门在表面上看是一种建筑形式,但门的本质则是社会关系,从每一座门上总能探视、测量或找到在门背后所潜藏着的社会与文化。在认识人类历史和文明特征的一切建筑实物中,再没有比门更具有直观性和代表性的建筑。

门的演变

门从诞生以后就同时兼具两种功能,一是以进出为主的实用功能,二是以象征为主的文化功能。门的发展变化就不只是一个建筑或技术问题,而应当是一个社会和文化问题。

中国的门在东方和世界上都很有代表性,开始就形成了独特的存在方式和文化取向。在中国的任何建筑中,最突出的位置总是门,给人最强烈感受的还是门。

中国门建筑的独立存在,几乎都是以牌楼或牌坊形式出现的是中国在牌坊建筑上处于世界领先的原因。

在西方社会,门的演变方式和速度都与东方大不相同。西方建筑门的规模很大,被建在城市中的显著位置,无进出和防御功能,只有一种纪念和象征意义的全新文化价值……

经过开开闭闭近数千年的岁月,门的具体演变轨迹,难述其详。它是随着人类富足、文明和开放安宁程度的不断提高,门的防御功能会越来越降低,而文化功能将会更加充分体现。